广岛与长崎原子弹爆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广岛与长崎原子弹爆炸
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的一部分
Two photos of fuvk apanese cities in 1945.
广岛(左)与长崎(右)原子弹爆炸后所产生的蕈状云
日期1945年8月6日、1945年8月9日
地点
结果 广岛与长崎遭到毁灭性打击,促使日本投降
参战方
美国 美国
 英国
日本 大日本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威廉·斯特灵·帕森斯英语William Sterling Parsons
保罗·蒂贝茨
畑俊六
兵力
曼哈顿计划
509混合部队
日本第2总军
伤亡与损失
广岛:90,000人—166,000人阵亡[1]
长崎:60,000人—80,000人阵亡[1]
总计:129,000人—246,000人以上阵亡

广岛与长崎原子弹爆炸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军在1945年8月6日与8月9日,分别在日本广岛市与长崎市投下原子弹核弹),这也是历史上人类第一次且唯一一次在战争中使用核武。

盟军空袭日本多个月后,准备进行没落行动进攻日本本土。二战欧洲战场于1945年5月8日纳粹德国投降后结束,但是太平洋战争仍在持续。美国、中国英国在1945年7月26日发表《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但是日本政府并未作回应。美国考虑到如果登陆日本可能导致巨大的伤亡甚至导致苏联从北部登陆导致日本分裂。美国于是计划使用曼哈顿计划中成功制造的核武器,并分别于8月6日及9日在广岛与长崎投下小男孩原子弹胖男孩原子弹。广岛约有90,000人—166,000人因核爆而死亡[2] ,长崎则有60,000人—80,000人死亡。

长崎遭受核弹轰炸后6天,也就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并在1945年9月2日签署《降伏文书》,象征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影响所及导致日本政府于1967年宣布非核三原则,表明不拥有、不生产、不引进核武器。

背景[编辑]

太平洋战争到了1945年仍在持续当中,美军遭受到惨重的伤亡。从1944年6月至1945年6月间,大量美军战死。其中1944年12月达到最高峰,当月伤亡人数达到88,000人,尤其是在突出部之役中。

美军在这期间参予了马里亚纳群岛及帕劳战事[3]、菲律宾战役[4]婆罗洲战役[5],布干维尔岛战役艾塔佩-韦瓦克战役则一直持续到1945年8月份为止[6]。盟军在1945年4月展开冲绳岛战役,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中伤亡人数最多的战役,一直到6月份才结束。在这段期间,盟军与日军的死亡比率从菲律宾战役的1比5上升到冲绳岛战役的1比2[7]。

准备进攻日本本土[编辑]

一张反日海报,描述1942年发生于菲律宾的巴丹死亡行军

纳粹德国在1945年5月8日投降之前,盟军就已经计划进行没落行动,准备进攻日本本土。没落行动包含两个部分,分别是奥林匹克行动及小王冠行动,首先以奥林匹克行动攻占南九州[8],确??站?,随后由九州为小王冠行动提供空中支援,预计于1945年10月展开。奥林匹克行动的目标是进攻日本列岛的最南部地区—九州。小王冠行动的预定在1946年3月开始,美国陆军第一军将从房总半岛登陆,第八军的进攻地点则是相模湾平冢市。两军登陆后分别北上,最终在东京会师。盟军将会调派欧洲军队来支援[9]。

美国陆军的海报,准备在德国投降后进攻日本本土。

日本地理上来看,日本列岛几乎没什么适合登陆的沙滩,所以作战计划的制定十分困难,仅有的可登陆地点位于九州南部和本州岛关东平原南部,情况对日本军队明显有利。日本军队提出决号作战防御计划,全力防守九州[10],1945年3月并从驻扎在满洲关东军调派4个师支援[11]。日本当时拥有45个师可以运用,大部分都以防卫海岸线为目的,无法随意移动,但其中16个师则有高度的机动性。日本陆军共有230万名军人、400万名海军与陆军后备人员及2,800万名国民义勇战斗队准备防卫日本本土。进攻日本本土作战估计的死伤人数不尽相同,但是数目都相当巨大。大日本帝国海军军令部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预计日本死亡人数将会达到2,000万人[12]。

1945年6月15日,联合战争委员会一份送至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研究报告显示奥林匹克行动将造成130,000至220,000名美军伤亡,死亡人数介于25,000至46,000之间[13]。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后来在文件上签署,同意联合战争委员会估计的伤亡人数[14]。

政治家昆西·莱特(Quincy Wright)与物理学家威廉·肖克利估计盟军进攻日本本土将造成170万至400万名美军伤亡,死亡人数介于40万至80万之间。日军的伤亡人数则为500万至1,000万人之间[15][16]。美军经由日本人建立的军事情报网精确得知日军的情报[17]。

后来乔治·马歇尔开始考虑使用一种“可以明显且确实降低美军伤亡的”武器[18],所以盟军从澳大利亚化学武器(包括光气、芥子毒气、催泪弹氯化氰等)搬运到吕宋,准备进行奥林匹克行动。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确定化学部队已经经过使用这些武器的训练[18]。

空袭日本[编辑]

美军B-29超级堡垒轰炸机飞越日本上空
美军B-29超级堡垒轰炸机飞越大阪上空

自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军开始空袭日本,但是效果十分有限。B-29超级堡垒轰炸机在1944年开始服役,增加美军空袭的实力。盟军从1944年6月至1945年1月间实施马特洪峰行动,目的以日本在中国东南亚的基地来进行战略轰炸。马特洪峰行动的效果并不显著,主要受到机械问题、不良天气及后勤补给困难所致[19]。

1944年11月马里亚纳群岛及帕劳战事结束后[19],美军在马里亚纳群岛关岛、塞班岛天宁岛等地修筑机场,所以B-29超级堡垒轰炸机可以从这里的空军基地空袭日本,造成日本平民大量死伤。1945年3月开始的东京大轰炸造成8至10万人死亡,近41平方公里的地方被焚毁,摧毁267,000栋建筑物。东京大轰炸是人类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非核武空袭,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任何一次军事行动造成的伤亡都还多。美军飞机后来可以从航空母舰琉球群岛上空袭日本,准备替后来的奥林匹克行动铺路[20]。

日军无法阻止美军空袭,民事防护也不够充分。后来日军从1945年4月起停止拦截美军的轰炸机,准备保留实力来抵抗盟军进攻日本本土[21]。到了1945年中,日军为了保存燃料,只能偶尔仓促的干扰B-29超级堡垒轰炸机进行单机侦察行动[22]。日军到了6月份已经储备1,156,000桶航空汽油[23]。

研发原子弹[编辑]

三位一体核试于1945年7月16日完成

美国在英国合金管计划(Tube Alloys)及加拿大乔克河国家实验室(Chalk River Laboratories)的协助下[24][25],曼哈顿计划美国陆军工程兵团莱斯里?格罗夫(Leslie Groves)少将的领导下展开,准备制造史上第一颗原子弹[26]。曼哈顿计划当初是为了对抗1939年启动的德国核能研究而展开,德国在1945年5月投降后,攻击目标变更为日本[27]。

曼哈顿计划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主任罗伯特·奥本海默的指挥下,终于成功研发出两种原子弹。其中一种采用枪式设计,使用-235来引发核子连锁反应,例如投掷在广岛的小男孩原子弹[28]。而另一种则内爆式钚弹,使用雷管引爆中央的球形钚,例如投掷在长崎的胖子原子弹[29]。新墨西哥州索科罗于1945年7月16日完成的三位一体核试也是内爆式钚弹[30]。

准备[编辑]

组织[编辑]

509混合部队

509混合部队于1944年12月9日成立,1944年12月17日在犹他州温多弗空军基地(Wendover Air Force Base)正式运作,指挥官为保罗·蒂贝茨上校[31]。蒂贝茨上校组织和指挥轰炸大队,发展核子武器准备使用在德国与日本上。因为该组飞行中队由轰炸机及运输机组成,所以该组织被称为“混合”单位,而不是“轰炸”单位。

蒂贝茨上校也参与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罗沙拉摩斯实验室的曼哈顿计划,他选择在温多弗建立训练基地,并非堪萨斯州大本德爱达荷州芒廷霍姆,主要因为它的位置相当偏僻[32]。1944年9月10日,一架B-29超级堡垒轰炸机从内布拉斯加州费尔蒙特空军基地(Fairmont Army Air Base)的504轰炸小组抵达温多弗的393轰炸中队。当其部署在马里亚纳群岛,在1944年11月上旬。该中队被直接受到第二空军管辖,直到509混合部队成立为止[33]。320部队运输机中队因为其工作为高度机密,所以成为509混合部队的一部分。509混合部队需要运输工具来移动人员及物资,所以成立一个绰号“大黄蜂线”的特殊单位[33][34]。

目标选择[编辑]

美军在8月6日至9日间对广岛与长崎进行轰炸的路线,其中8月9日路线原本预计的轰炸目标为小仓

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上将,要求阿拉莫斯提名具体的轰炸目标,并由他本人和美国战争部长亨利·刘易斯·史汀生来批准。阿拉莫斯于是在1945年4月成立一个目标选定委员会,由他本人主持,成员包括他的副手托马斯·法雷尔(Thomas Farrell)准将、约翰·A·德里上校、威廉·P·费希尔、乔伊斯·C·贝尔斯登与美国空军大卫·M·丹尼森和曼哈顿计划科学家约翰·冯·诺伊曼、罗伯特·威尔逊威廉·C·彭尼(William Penney)等人组成。目标选定委员会于4月27日集合,并在5月10日于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与科学家和技术人员讨论。最后目标选定委员会在5月28日于华盛顿举行,由保罗·蒂贝茨上校以及指挥官弗雷德里克·L·阿什沃思(Frederick Lincoln "Dick" Ashworth)、曼哈顿计划的科学顾问理查德·C·托尔曼(Richard C. Tolman)进行简报[35]。

1945年5月10日-11日间,目标委员会提出4个目标[36]

  1. 京都市:AA级目标
  2. 广岛市:AA级目标
  3. 横滨市:A级目标
  4. 小仓市(今属北九州市):A级目标

1945年5月28日举行的第3次目标选定委员会将目标加入新潟市。小仓是日本最大的军火工厂之一、广岛是运输港口和工业中心,也是主要军事总部所在地、新潟是工业设备的,拥有钢铁工厂与炼油厂、京都则是一个重要工业中心。目标的选择应符合以下标准:

  • 目标直径超过3英里(4.8公里),是一个都会区的重要目标。
  • 爆炸会造成有效的伤害。
  • 目标直到1945年8月之前都未遭到空袭?!叭魏我桓鲂⌒秃脱细竦木履勘暧ξ挥谝桓鋈菀资艿奖ㄆ苹档拇笄?,避免不必要的风险。 [37]

这些城市基本上在夜间轰炸中被略过,陆军航空部队同意避开这些目标,由此可以准确的评估武器效果。美国认为广岛为“一个重要的军事油库,也是广大工业区的港口,是一个很好的目标。因为它的城市规模相当大,核武器可以造成广泛的破坏。因为广岛附近与山丘相邻,可能产生聚焦效应,这将大幅提高爆炸的破坏性。由于广岛附近有河流穿过,所以它不是一个良好的燃烧弹攻击目标[37]” 。美国在投掷核武器前曾在日本35个城市(包括广岛及长崎)散发传单警告平民空袭行动[38],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也有提出相关讯息[39]。横滨后来在5月29日遭到空袭,排除在原子弹轰炸目标外。

美国投掷原子弹的目标是说服日本按照波茨坦宣言无条件投降。目标选定委员会指出“心理因素在选择目标时一致受到重视,包括两个方面:(1)对日本造成最大的心理影响(2)在国际上进行宣传时,初次使用的武器必须造成壮观的破坏。京都因为是重要的军火工业及文化中心,比其他目标更有优势去彰显核武器的重要性。东京的皇居比任何其他的目标具有更大的名气,但是战略价值不大[37]”。京都在1945年6月14日排除在轰炸目标外,但是美军仍然停止轰炸该地[36]。

其他人曾误解美国陆军情报侦查部的日本专家埃德温·赖孝和阻止美军轰炸京都[37]。赖孝和在他的自传中特别驳斥了这一种说法:

……唯一一个阻止美军轰炸京都的人是当时的美国战争部长史汀生,他在几十年前曾在此蜜月,所以了解并仰慕京都。[40]

7月25日,长崎被放在目标列表中,取代京都[41]。

最后通牒-波茨坦宣言[编辑]

美国总统杜鲁门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参加1945年7月举行的波茨坦会议

7月26日,盟军领导人发表波茨坦宣言,提出日本投降条款。波茨坦宣言被视为最后通牒,并表示日本如果不肯投降,盟军将进攻日本本土,造成“日本军队不可避免且彻底的毁灭,日本本土一样无法避免遭到彻底破坏”。原子弹在公报中没有提及。日本报纸在7月28日报导该声明已遭到日本政府拒绝。首相铃木贯太郎这天下午于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波茨坦宣言是老调重弹,与开罗宣言没有两样,政府将故意忽视它[42]。日本和外国报纸认为该声明明确拒绝接受波茨坦宣言。裕仁天皇正等待苏联对日本进行不表态的答复,所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改变政府的立场[43]。

根据1943年的魁北克协定,美国与英国同意核武器不会未经双方同意就对其他国家使用。1945年6月英国联合参谋团元帅亨利·梅特兰·威尔逊,第一代威尔逊男爵同意美国对日本使用核武器[44],并作为联合政策委员会的正式记录。美国总统杜鲁门波茨坦请求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代表英国同意美国向日本投下了原子弹。威廉·佩尼和伦纳·德柴抵达天宁岛,但是却发现柯蒂斯·李梅少将不让他们陪同。他们只能发送了一份措辞强烈的信号给威尔逊[45]。

广岛[编辑]

广岛概况[编辑]

艾诺拉·盖伊号执行投掷小男孩原子弹的任务

广岛是日本重要的工业及军事中心,有一些军事设施就位于广岛附近,包含负责防御日本南部的畑俊六第二陆军总部[46]。他可以指挥的军队约有400,000人,大部分驻防在盟军计划登陆的九州[47]。同时第59军的总部也位于广岛,刚成立的第224师大部分也在这里。广岛的对空防御系统包括以5个7-8厘米高射炮炮台[48]。

广岛是一个小型的日军补给及物流基地,也是一个军队的通讯、存储中心与集结区域。这是其中几个美国故意不执行轰炸的城市之一,为了清楚的衡量原子弹造成的损害[49]。

市中心有几个钢筋混凝土建筑物及较松散的建筑物,市中心以外则是拥挤的日本木造房屋。几个较大的工厂位在靠近城市的郊区,屋顶由木材建造而成,许多木造房屋分布在工业建筑周围。所以广岛很容易受到火灾破坏[50]。

广岛的人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早期达到巅峰,人口超过381,000人。广岛的人口在原子弹轰炸前的稳定下降中,因为日本政府下令疏散城市人口。在原子弹轰炸的时候,广岛的人口约为340,000-350,000人[1]。

投掷原子弹[编辑]

广岛是美军在8月6日第一次原子弹轰炸任务的主要目标,替代目标则是小仓和长崎。393d轰炸中队的B-29艾诺拉·盖伊号从天宁岛北田空军基地起飞,飞行时间约6个小时。艾诺拉·盖伊号与查尔斯·W·斯威尼少校指挥的科学观测机大艺术家号及乔治·马夸特上尉的摄影观测机(当时是无名飞机,后来称为必要之恶号)一同前往日本广岛[33]。

特殊任务第13号,首要目标广岛,1945年8月6日[33][51]

飞机 驾驶员 代号 任务
同花顺号 克劳德·伊特里
(Claude R. Eatherly)少校
酒窝85 天气观测(广岛)
嘉比III号 约翰·A·威尔逊
(John A. Wilson)少校
酒窝71 天气观测(小仓)
满堂红号 勒夫·R·泰勒少校 酒窝83 天气观测(长崎)
艾诺拉·盖伊号 保罗·蒂贝茨上校 酒窝82 原子弹运送及投掷
大艺术家号 查尔斯·W·斯威尼少校 酒窝89 搭载观测器材
必要之恶号 乔治·W·马奎特上尉 酒窝91 搭载摄影器材
最高机密号 查尔斯·麦礼上尉 酒窝72 预备机

艾诺拉·盖伊号离开天宁岛后,与另外两架飞机在硫磺岛上空2,440米(8,010英尺)会合,前往日本。飞机抵达广岛上空时高度为9,855米(3,2333英尺),目标清晰可见。帕森斯指挥这次任务,他在飞行中固定好原子弹,尽量减少风险。他的助手托马斯陆军少校,在到达目标区域30分钟前进入飞机弹舱,解除安全装置[52]。

大约在美军投掷原子弹一个小时之前,日本的早期预警雷达侦测到一些美国飞机接近日本南部。许多城市发布空袭警报,包括广岛。在接近早上8点的时候,广岛的雷达操作员决定解除空袭警报,认为未来接近广岛的飞机并不多,可能不会超过三架。为了节省燃料及飞机,日本已经决定不拦截小飞机编队。广岛的防空炮台仍在警备状态,但是因为高射炮会造成地面上的伤亡与严重的间接伤害,所有战争中的交战国高射炮炮手通?;岜苊馍浠魃倭康姆苫?,特别是驻扎在人口众多的市中心或附近。

上午8时9分,艾诺拉·盖伊号的机组人员看到广岛市。上午8时10分,日本雷达捕捉到了B-29侵入广岛市上空的消息。几分钟后,广岛市军管区司令部打算发出空袭警报,但是艾诺拉·盖伊号已经飞到了广岛市上空,高度超过32,200英尺(9,000米)。

小男孩在广岛上空引爆,产生巨大的蕈状云

艾诺拉·盖伊号在上午8时15分投下原子弹,目标是广岛中央太田川上的T字型大桥相生桥,当时飞机高度是31,600英尺(9,700米)。同时飞机立刻改回手动操纵,转个155度角的弯。原子弹在进行43秒的平抛运动后爆炸,艾诺拉·盖伊号在受到爆炸的冲击波影响前已经移动了11.5英里(18.5公里)[53]。

由于侧风的缘故,原子弹偏离瞄准点相生桥约800英尺(240米),在广岛医院上空600米处引爆[54]。它的爆炸当量为16 ,000吨TNT炸药(67兆焦耳[55]。(U-235制成的武器效率很低,裂变材料只有1.7%[56])。总破坏半径约1.6公里,11平方公里内发生火灾[57]。美国人估计约有4.7平方英哩(12平方公里)的市区被摧毁。日本官员确定69%的建筑物遭到摧毁,6-7%的建筑物受损[58]。

约30%的人口(70,000–80,000人)在原子弹爆炸及产生的暴风中丧生[59],另外有70,000人受伤[60]。广岛超过90%的医生和93%的护士死亡或受伤,市区受到的伤害最大[61]。

日方反应[编辑]

广岛遭到原子弹轰炸前的照片
广岛遭到原子弹轰炸后的照片

日本放送协会在东京的控制操作员注意到广岛站已经停止广播,他试图用另一条电话线重新建立讯号,但是没有成功[62] 。大约20分钟后,东京铁路电报中心发现电报已停止工作的地区只限于广岛北部。从城市16公里(9.9英里)内的一些小型铁路站传来非官方且混乱的报告,显示广岛发生了一次可怕的爆炸。这些报告全部送至大日本帝国陆军参谋总部。

军事基地多次试图联络广岛的陆军管制站,但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应。参谋总部的军官感到疑惑,因为根据他们的了解,当时日本并未发生大规??障?,广岛也没有储存如此大量的弹药。日本参谋总部的一个年轻军官奉命立即飞往广岛,准备调查当地遭受的损害后返回东京,以便从当地的军民得到可信的资讯。参谋总部的军官普遍认为爆炸并不严重,并只是一个谣言。

年轻军官随后前往广岛。在飞行大约三个小时后,当时距离广岛仍有将近160公里,他和飞行员看到一个因爆炸而产生的巨大云气。广岛军民的遗体正在焚烧。当飞机到达市区上空后,他们的心中充满疑问。他们看到城市仍在燃烧,厚重的烟雾云覆盖整个地区。他们降落在城市的南部,该军官向东京汇报后,立即开始组织救援行动。

1945年8月8日,美国报章报导,东京广播电台的广播描述广岛的破坏。盟军听到日本电台广播员说“几乎所有活的东西,包括人类动物都被烧死”[63]。

8月7日至9日[编辑]

美军轰炸广岛后,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宣布使用新型武器的消息。他说“我们可以感谢神的保佑”,德国的原子弹计划失败,美国及其盟国“花费20亿美元来进行史上最伟大的科学赌博并获胜?!?杜鲁门然后警告日本:

如果他们不接受我们的条款,他们可能会预料到空中降下毁灭性的暴雨,这种景象从未地球上见过。海上和地面部队将跟随在空袭后面,他们还没有看过这样的数量和能量,而他们已经清楚地明白我们的战斗能力[64]。

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宣布轰炸广岛的消息

播放此文件有问题?请参见媒体帮助。

日本政府仍然没有对波茨坦宣言作出任何回应。裕仁天皇、政府和战争委员会当时正在考虑投降的四个条件:
1.保存日本的独立国体
2.由日本大本营负责解除武装及遣散军队
3.不占领日本本土、冲绳、台湾以及承认保有对朝鲜半岛的傀儡权
4.授权日本政府来惩罚战犯[65]。

苏联外长维亚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维奇·莫洛托夫通知东京,表示苏联已单方面废除4月5日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东京时间8月9日午夜,苏联步兵、装甲兵、空军部队进行满洲的战略攻击行动。四个小时后,东京得知苏联对日宣战。日军高层领导在获得陆军大臣阿南惟几支持下开始准备实行戒严,阻止任何人企图谈和。

长崎[编辑]

我知道原子弹悲剧般的重要性...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可怕的责任...... 我们感谢上帝赐予原子弹给我们,而非我们的敌人。我们祈祷他会引导我们跟随他信念及目的来使用它。

——美国总统杜鲁门,1945年8月9日[66]

长崎概况[编辑]

博克斯卡号及其机组人员,他们在长崎投下胖子原子弹

长崎一直是日本南部最大的海港之一,因为拥有蓬勃的工业活动(包括兵器、船舶、军事装备和其他军用物资制造),其重要性在战争时期很高。

长崎跟现代化的广岛很不一样,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老式的日本建筑,由木造建筑与木造墙壁(或石膏)、屋瓦所组成。许多小型的工业与商业机构也在木造或其他不能承受爆炸的材料所构成的建筑物中。长崎长久以来没有任何明确的都市分区规划,住宅与工厂毗邻,整个山谷几乎都布满工业设施。

在核武器的爆炸之前,长崎从未遭受到大规??障?。然而一些常规高爆的炸弹在1945年8月1日被投入城市中。有些击中西南边的船厂和码头区,几个命中军事工厂与三菱钢铁厂;六枚炸弹落在长崎大学医院,三枚直接命中建筑物。虽然这些炸弹造成的破坏相对较小,但是令当地人提高了警戒心,许多人(主要是学童)被疏散到较安全的农村,减少了城市的人口。长崎在8月初时拥有4个7厘米高射炮炮台和探照灯防空炮台[48]。

长崎北方有一个英联邦战俘营,其中有些人当时正在煤坑中工作,直到他们回到地面才发现长崎遭到轰炸。

原子弹轰炸[编辑]

特殊任务第16号,第二目标长崎,1945年8月9日[67]
飞机 驾驶员 代号 任务
艾诺拉·盖伊号 乔治·W·马奎特
(George W. Marquardt)
酒窝82 天气观测(小仓)
喧龙号 查理·F·麦礼
(Charles F. McKnight)上尉
酒窝95 天气观测(长崎)
博克斯卡号 查理·W·斯维尼
(Charles W. Sweeney)
少校
酒窝77 原子弹运送及投掷
大艺术家号 弗雷德利·C·博柯
(Frederick C. Bock)上尉
酒窝89 搭载观测器材
大刺针号 詹姆斯·I·霍普金斯
(James I. Hopkins)少校
酒窝90 搭载摄影器材
满堂红号 勒夫·R·泰勒
(Ralph R. Taylor)中校
酒窝83 预备机

保罗·蒂贝茨上校负责指挥第二次核攻击的作战计划,首要目标是小仓市。后来为了由避开8月10日开始为期5天的恶劣天气,任务提前2天执行[68]。当时第2枚原子弹已经运送至天宁岛。B-29博克斯卡号(Bockscar)于8月9日早上装载胖子原子弹起飞,驾驶者为查理·W·斯维尼少校??障て榈恼绞跤牍愕菏性拥ㄊ彼捎玫恼绞跸嗤?,博克斯卡号与另外两架B-29轰炸机(大刺针号与大艺术家号)空袭城市的上空[69]。

首先到达小仓市的艾诺拉·盖伊号等待有薄雾的小仓市放晴,而到达长崎市的喧龙号发现薄雾变浓。根据报告,云雾覆盖了两城约20%的上空?;泳蚧堑旱纳峡?,于上午7时45分到达屋久岛上空的会合地点,斯维尼少校虽然成功与测量机体B-29大艺术家号会合,但是摄影用机体B-29大刺针号因为错误地升上至12,000米的高空而偏离队伍,无法会合。40分钟之后,斯维尼少校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与其余的机体编队继续作战[70]。

509混合部队在执行原子弹轰炸任务时投下了传单,催促日本赶快投降

他们在上午9时40分开始由大分县姬岛进行高空轰炸,然后在9时44分到达炸弹空投目标:小仓陆军军营上空。但是高空轰炸人员迦米特·毗汉(Kermit Beahan)陆军上尉无从循目视确认目标位置。后来他们试图利用较短的路径再次寻找机会,他们最后耗用了45分钟,失败了三次。

在他们轰炸小仓市三度失败之后,机体燃料所剩无几,而且当时小仓市的天气每况愈下,日军的高射炮正在对准他们进行激烈的对空攻击,他们也发现到日军紧急派出十架零式战机应战。于是他们在上午10时30分将目标转向次要目标:长崎市,并离开了小仓市的上空[70]。

长崎在7时50分曾发布空袭警报,但是随后于8点30分解除。日军在10点53分观测到两架B-29轰炸机,但是研判为侦察行动,所以没有进一步发出警告。

大艺术家号机组人员在11时过后将3组带有降落伞的观测设备投下,里面包含一封未署名的信件,准备交给一位东京大学物理学家嵯峨根辽吉,怂恿他向大众公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危险性。这个讯息后来被军方发现,但是直到一个月后才交给他[71]。其中一位作者路易斯·阿尔瓦雷茨在1949年与嵯峨根辽吉会面,并签署该文件[72]。

长崎遭到原子弹轰炸前后的照片

博克斯卡号接近长崎市上空的时候,发现80%到90%的积云覆盖了1,800米至2,400米的高空。[73]

高空轰炸人员迦米特·毗汉陆军上尉在11时1分在积云的空隙中窥探到长崎市的街道,胖子原子弹随后被投下。原子弹沿着抛物线落下,在大约1分钟之后(即上午11时02分),在距离长崎市内城区中心以北三公里的别墅网球场(松山町171区)上空503米处爆炸。长崎的中心区域由于与爆炸中心相距约三公里,而且有金毘罗山等山脉遮蔽,因此除了不受遮蔽的湾岸地区以外,受损较轻微[74]。爆炸产生的高温估计为3,900°C(7,050°F),引起每小时1,005公里(624英里)的。爆炸当量相当于21,000吨的TNT炸药(88兆焦耳)[75]。

估计有40,000到75,000人立即死亡[76][77][78] ,到了1945年底,总死亡人数可能已经达到80,000人。至少有8个战俘在轰炸中死亡,可能有高达13个战俘已经死亡,其中包括英联邦公民[79]和7个荷兰战俘[80] 。一个美国战俘Joe Kieyoomia当时正在长崎,但据说因受到牢房的混凝土墙所?;ざ颐庥谀?sup id="cite_ref-81" class="reference">[81]。原子弹彻底毁灭半径约1英里(1.6公里)内的地区,火灾从城市北部蔓延至2英里(3.2公里)外的南部[82][83]。三菱浦上军械厂在爆炸中被摧毁[84],它制造的九一式鱼雷曾用来偷袭珍珠港。小仓也有长崎钟及和平纪念碑[85]。

后续的原子弹轰炸计划[编辑]

格罗夫斯预计在8月19日使用第3颗原子弹,9月及10月则分别使用三个[86]。在8月10日发给马歇尔的备忘录中,他写道:“未来的原子弹……应该准备送到8月17日或18日后第一个天气合适的地点”。马歇尔在同一天赞同备忘录的意见:“总统没有下达明确的命令前,这件事不通知日本?!?sup id="cite_ref-Generals_86-1" class="reference">[86]

之后,美国陆军部开始讨论后续的没落行动是否应节约原子弹的生产?!跋衷诘奈侍猓?月13日)是如果日本不投降,我们是否要选择每制造出一颗原子弹,就立刻拿去轰炸日本一次,还是说我们应该将制造出来的原子弹一颗颗的累积起来,然后在一个合理的时间之内一次全部轰炸完毕?所谓合理的时间不是指一天之内就使用完毕,而是指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密集的使用。此外,我们还要考虑到轰炸的目标是否有利于之后的进攻?换句话说,我们是否要先轰炸那些最有利于达成进攻日本本土的设施,而不是用来轰炸工业设施、或著含有道德或心理色彩的非军事据点?原子弹的使用应从战术面优先,而不是轰炸对战术面无关的设施?!?sup id="cite_ref-Generals_86-2" class="reference">[86]

两个胖子原子弹已经待命,第三个恶魔核心计划于8月12日离开嘉德兰空军基地前往天宁岛,蒂贝茨奉柯蒂斯·李梅少将的命令返回犹他州来接收[87]。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罗伯特·巴切尔在打包恶魔核心时,从格罗夫斯收到暂停装运的讯息[88]。

相关纪录[编辑]

丹尼尔·麦戈文(Daniel A. McGovern)中尉与哈里·三村所拍摄的影像,显示1946年3月至4月间的广岛
丹尼尔·麦戈文(Daniel A. McGovern)中尉所拍摄的影像,显示1946年3月至4月间的广岛
美国制作的反应原子弹轰炸后果的纪录片

根据位于华盛顿的英国大使馆,美国人将日本人视为“无名的众多害虫”[89] 。讽刺画都将日本人描绘为比不上人类的生物,就像猴子一样[89]。1944年一次民意调查询问美国人应该如何对待日本人,结果发现13%的美国民众赞成“杀死”所有的日本人:包含男子,妇女和儿童[90][91]。

原子弹爆炸的消息在美国获得热烈的回响,《财富》杂志在1945年底进行的调查显示美国人希望更多的原子弹可以投掷在日本本土[92]。向大众公开的轰炸影像(主要是蘑菇云)最初产生积极的回响,爆炸以及幸存者或尸体的照片则受到审核。美国战略轰炸调查团的成员丹尼尔·麦戈文(Daniel A. McGovern)中尉曾使用摄影机来记录爆炸结果。他完成三个小时的纪录片《原子弹爆炸对广岛与长崎的影响》,内容包括医院中受伤的人、被烧毁的建筑和汽车及地上的骨头。它在美国新闻界广泛流传,然后悄悄地被压抑下来,所以从未公开播放过。它在未来的22年中被列为“最高机密”[93]。美国在这段时间,电影、杂志和报纸一个共同编辑的方式为去除死亡的影像[94][95]。截至2009年为止,丹尼尔·麦戈文中尉所拍摄的画面共有90,000英尺(27,000米)没有完全播放。

原子弹爆炸的图片在美国占领日本期间受到限制[96],虽然一些日本杂志曾在被盟军占领部队控制前发布过照片。盟军强制审查“任何可能直接或间接扰乱公共安宁”的事物,人类受伤的照片被视为发炎所致。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描绘烧伤的受害者和葬礼会像解放纳粹集中营所拍摄的图像广为流传[97]。

日本电影公司在1945年9月开始送摄影师至长崎和广岛。美国宪兵在1945年10月24日制止一位摄影师继续在长崎拍摄。美国当局没收该电影公司全部的影片。从1968年至1970年,一些黑白影像首次在日本和美国观众前播放[98]。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1. Radiation Effects Research Foundation. [18 Sept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9月19日). 
  2. ^ Chapter II: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United State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Originally by U.S. G.P.O.; stored on ibiblio.org. 1946 [2007-09-18]. 
  3. ^ Williams 1960, pp. 211, 274.
  4. ^ Williams 1960, p. 307.
  5. ^ Williams 1960, p. 527.
  6. ^ Long 1963, pp. 48–49.
  7. ^ Giangreco 2009, pp. 2–3, 49–51.
  8. ^ Giangreco 2009, pp. 125–130.
  9. ^ Giangreco 2009, pp. 169–171.
  10. ^ Giangreco 2009, pp. 45–48.
  11. ^ Giangreco 2009, p. 21.
  12. ^ Giangreco 2009, pp. 121–124.
  13. ^ The Final Months of the War With Japan. Part III (note 24).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14. ^ Carroll, James. House of War: The Pentagon and the Disastrous Rise of American Power.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07: 48. ISBN 0-618-87201-9. 
  15. ^ Giangreco 2009, pp. 98–99.
  16. ^ Frank 1999, p. 340.
  17. ^ Drea 1992, pp. 202–225.
  18. ^ 18.0 18.1 Giangreco 2009, p. 112.
  19. ^ 19.0 19.1 Sandler 2001, pp. 24–26.
  20. ^ Kerr 1991, p. 207.
  21. ^ Zaloga & Noon 2010, p. 54.
  22. ^ Zaloga & Noon 2010, pp. 58–59.
  23. ^ Giangreco 2009, pp. 79–80.
  24. ^ Roosevelt, Frankin D; Churchill, Winston. Quebec Agreement. atomicarchive.com. August 19, 1943. 
  25. ^ Edwards, Gordon. . Canadian Coalition for Nuclear Responsibility. [4 Dec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12月13日). 
  26. ^ Jones 1985, p. 89.
  27. ^ Jones 1985, pp. 509–510.
  28. ^ Jones 1985, p. 522.
  29. ^ Jones 1985, pp. 534–536.
  30. ^ Jones 1985, pp. 511–516.
  31. ^ Factsheets: 509th Operational Group. Air Force Historical Studies Office. [25 Dec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2月24日). 
  32. ^ Hiroshima 60 Years Later. Review Journal 6 August 2005. [26 July 2006]. 
  33. ^ 33.0 33.1 33.2 33.3 509th Timeline: Inception to Hiroshima.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34. ^ Silverplate: the Aircraft of the Manhattan Project. Cybermodeler.com. [29 July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年6月23日). 
  35. ^ Jones 1985, pp. 528–529.
  36. ^ 36.0 36.1 吉田守男. “日本の古都はなぜ空袭を免れたか”. 朝日文库. 2002年8月. ISBN 4-02-261353-X (日语). 
  37. ^ 37.0 37.1 37.2 37.3 Atomic Bomb: Decision—Target Committee, 10–11 May 1945. [2005-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年8月8日). 
  38. ^ The Information War in the Pacific, 1945. 
  39. ^ 黒木雄司. ‘原爆投下は予告されていた!’. 光人社. 1992年7月. ISBN 978-4-7698-0619-6. 
  40. ^ Reischauer 1986, p. 101.
  41. ^ Jones 1985, p. 530.
  42. ^ Frank 1999,第233, 234页
  43. ^ Bix 1996, p. 290.
  44. ^ Gowing 1964,第372页.
  45. ^ Thomas & Morgan-Witts 1977, pp. 326, 356, 370.
  46. ^ Giangreco 2009, pp. 64–65, 163.
  47. ^ Goldstein,Dillon & Wenger 1995, p. 41.
  48. ^ 48.0 48.1 Zaloga & Noon 2010, p. 59.
  49. ^ Thomas & Morgan-Witts 1977, pp. 222–225.
  50. ^ Thomas & Morgan-Witts 1977, p. 38.
  51. ^ Timeline #2 - the 509th; The Hiroshima Mission.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4 May 2007]. 
  52. ^ Timeline #2- the 509th; The Hiroshima Mission.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53. ^ The Atomic Bombing of Hiroshima, Aug 6, 1945. www.cfo.doe.gov. [25 June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6月24日). 
  54. ^ Enola Gay, ISBN 0-671-81499-0, page 309
  55. ^ http://nuclearweaponarchive.org/Nwfaq/Nfaq8.html#nfaq8.1.3
  56. ^ The Bomb-"Little Boy".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57. ^ RADIATION DOSE RECONSTRUCTION U.S. OCCUPATION FORCES IN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APAN, 1945–1946 (DNA 5512F) (PDF). [9 June 20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6年6月24日). 
  58. ^ U.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une 19, 1946. President's Secretary's File, Truman Papers.. Harry S. Truman Library & Museum.: 9. [15 March 2009]. 2. Hiroshima. 
  59. ^ U. 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une 19, 1946. President's Secretary's File, Truman Papers.. Harry S. Truman Library & Museum.: 6. [15 March 2009]. 2. Hiroshima. 
  60. ^ Harry S. Truman Library & Museum. U. 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une 19, 1946. President's Secretary's File, Truman Papers.: 37. [15 March 2009]. Effort and Results. 
  61. ^ U. 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une 19, 1946. President's Secretary's File, Truman Papers.. Harry S. Truman Library & Museum: 7. [15 March 2009]. 2. Hiroshima. 
  62. ^ Knebel & Bailey 1960,第175–201页
  63. ^ Fulton Sun Retrospective. [8 July 2007]. [失效链接]
  64. ^ Statement by the President Announcing the Use of the A-Bomb at Hiroshima.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6 August 1945 [5 February 2012]. 
  65. ^ Bix 1996,第512页
  66. ^ Radio Report to the American People on the Potsdam Conference by President Harry S. Truman, Delivered from the White House at 10 p.m, August 9, 1945
  67. ^ Campbell, The Silverplate Bombers, 32.
  68. ^ Sherwin & 2003, pp. 233–23.
  69. ^ Campbell 2005, p. 114.
  70. ^ 70.0 70.1 Timeline #3- the 509th; The Nagasaki Mission.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71. ^ Hoddeson 等人 1993,第295页
  72. ^ Stories from Riken (PDF). [30 April 2007]. 
  73. ^ Spitzer Personal Diary Page 25 (CGP-ASPI-025).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74. ^ Wainstock 1996,第92页
  75. ^ The Atomic Bomb. Pbs.org. [4 November 2010]. 
  76. ^ Sodei 1998,第ix页
  77. ^ Rezelman, David; F.G. Gosling and Terrence R. Fehner. The atomic bombing of Nagasaki. The Manhattan Project: An Interactive History. U.S. Department of Energy. 2000 [18 Sept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8月30日). 
  78. ^ . Fox News. Associated Press. 9 August 2005 [18 Sept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11月1日). 
  79. ^ Nagasaki memorial adds British POW as A-bomb victim. The Japan Times. 9 August 1945 [9 January 2009]. 
  80. ^ Two Dutch POWs join Nagasaki bomb victim list. The Japan Times. 9 August 1945 [9 January 2009]. 
  81. ^ , News from Indian Country, August 1997.
  82. ^ Radiation Dose Reconstruction; U.S. Occupation Forces in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apan, 1945–1946 (DNA 5512F) (PDF). [9 June 20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6年6月24日). 
  83. ^ Nagasaki marks tragic anniversary. People's Daily. 10 August 2005 [14 April 2007]. 
  84. ^ Cook, Haruko & Theadore. Japan at War: An Oral History. New York: The New Press. 1992. ISBN 0-7322-5605-4. 
  85. ^ 小仓にある平和记念碑と长崎の钟. Blog.goo.ne.jp. 3 October 2008 [4 November 2010]. 
  86. ^ 86.0 86.1 86.2 The Atomic Bomb and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A Collection of Primary Sources (PDF).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Electronic Briefing Book No. 162.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13 August 1945. 
  87. ^ Terkel, Studs. Paul Tibbets Interview. Aviation Publishing Group. 1 November 2007 [2 January 2012]. 
  88. ^ Nichols 1987,第215–216页.
  89. ^ 89.0 89.1 Gordon Martel, "The World War Two reader" p.231
  90. ^ Bagby 1999,第135]页
  91. ^ Feraru 1950,第101页
  92. ^ Walter L. Hixson, "The American Experience in World War II: The atomic bomb in history and memory, p.239"
  93. ^ Moore 1995,第73页
  94. ^ Hein & Selden 1997,第25–26页
  95. ^ Dower, John W. Cultures of War: Pearl Harbor / Hiroshima / 9-11 / Iraq. W. W. Norton. 2010: 214. ISBN 0393061507. 
  96. ^ Steve Edwards, Photograph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p.38
  97. ^ Marianna Torgovnick, "The war complex: World War II in our time", p.15
  98. ^ Greg Mitchell. The Great Hiroshima Cover-Up. Huffington Post. 7 August 2009 [26 April 2011]. 

参考资料[编辑]

延伸资料[编辑]

There is an extensive body of literature concerning the bombings, the decision to use the bombs, and the surrender of Japan. The following sources provide a sampling of prominent works on this subject matter.

  • Allen, Thomas; Polmar, Norman. Code-Name Downfall.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95. ISBN 0-684-80406-9. 
  • The Committee for the Compilation of Materials on Damage Caused by the Atomic Bombs in Hiroshima and Nagasaki. Hiroshima and Nagasaki: The Physical, Medical, and Social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Basic Books. 1981. ISBN 0-465-02985-X. 
  • Gosling, Francis George. The Manhattan Project : Making the Atomic Bomb.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Energy, History Division. 1994. OCLC 637052193. 
  • Groves, Leslie. Now it Can be Told: The Story of the Manhattan Project. New York: Harper & Row. 1962. ISBN 0-306-70738-1. OCLC 537684. 
  • Hamai, Shinzo. A-Bomb Mayor: Warnings and Hope from Hiroshima. 2010. 
  • Hogan, Michael J. Hiroshima in History and Mem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0-521-56206-6. 
  • Merton, Thomas. Original Child Bomb: Points for meditation to be scratched on the walls of a cave. New Directions. 1962. ISBN B0007EVXX2 A look at the universal ramifications of this event. 
  • Murakami, Chikayasu. Hiroshima no shiroi sora (The white sky in Hiroshima). Bungeisha. 2007. ISBN 4-286-03708-8. 
  • Ogura, Toyofumi. Letters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A Firsthand Account of the Bombing of Hiroshima. Kodansha International Ltd. 1948. ISBN 4-7700-2776-1. 
  • Pellegrino, Charles. The Last Train from Hiroshima: The Survivors Look Back. Henry Holt and Co. 2010. ISBN 978-0-8050-8796-3. 
  • Thomas, Gordon and Witts, Max Morgan; Rhodes, Richard. Enola Gay: The Bombing of Hiroshima. Konecky & Konecky. 1977. ISBN 1-56852-597-4. 
  • Sekimori, Gaynor. Hibakusha: Survivor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Kosei Publishing Company. 1986. ISBN 4-333-01204-X. 
  • Warren, Stafford L. Manhattan Project. (编) Ahnfeldt, Arnold Lorentz. Radiology in World War II.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the Surgeon General, Department of the Army. 1966. OCLC 630225. 

外部链接[编辑]

数据库[编辑]

纪念资讯[编辑]